1. 首页
  2. 投资

《韭菜的自我修养》第十五章:人怎样变坏的就会怎样变傻的

《韭菜的自我修养》第十五章:人怎样变坏的就会怎样变傻的

人之初,性本善,还是性本恶?我越来越相信是“性本善”的。

人们是从愚蠢变得越来越聪明吗?还是反过来,本来挺聪明,后来 渐渐变傻?观察得越多,我越相信是后者。

事实上:

人是如何变坏的,那人就是如何变傻的,这两个过程的机理完全 相同。

请问,这世界真的有“百分之百的坏人”吗?

这是我最近一年经常思考的问题,因为过去的十几年里,我只遇到 过一个我极其不喜欢的人。A君,因为我不肯在A君离开某出版社的时 候,把我写的一本畅销书的发行权私下给A君带走,而是选择仍然保留 在原出版社出版。从此之后,A君不会放弃任何一个“黑李笑来”的机 会,甚至疑似曾经动用水军搅浑水。不过,这样的人十几年遇见一个其 实是算很少的,比例很低的。

从小我就是个不合群的人,但,经过自我训练完善之后的我,好朋 友很多,并且在三十岁之后越来越多——虽然依然不见得“合群”。

我给朋友介绍朋友的时候,常常是这样开场的——这也是我很自豪 的地方:

这是我二十年的朋友……

关于我是如何交朋友的,我在微信公众号上专门写过文章:《什么 是朋友?》(总计两篇)

然而,我的整个 45 岁,也就是过去的一整年里,我遇到了批量的 所谓“坏人”,背叛、欺骗、诬陷、颠倒是非,甚至陷害……在这里我就 不点名了吧——但人数竟然一只手五根手指不够用了!这么密集,不得 不让我必须一再深入地思考:难道是我自己出问题了吗?

反复思索的结论有两个:

  • 坏人的比例好像并没有增加,因为过去这一年我新认识的人 数,基本上相当于过往二十年的总和;
  • 而后我惊讶地发现,这世界没有百分之百的坏人,只有“好 人”和“部分坏掉的人”。

你仔细想一下,你这辈子遇到过“百分之百的坏人”吗?我仔细想了 一下,发现没有。放眼望过去,看周遭,甚至看历史,我都没找到—— 哪怕是杀人犯也可能很爱护自己的女儿,甚至强奸犯也有爱情,《色 戒》不就是讲这种故事的吗?

于是,最终,我的结论是:

所有的人都是向好的。

如果让我在“人之初性本善”和“人之初性本恶”之间选择,现在的我 只能选择前者。所以,没有“纯粹的坏人”,可能只有“部分的坏人”,比 如,百分之十坏人,百分之二十坏人……我猜,“百分之五十的坏人”都 很难存在,因为连百分之五十都过了,那么他内心会有很大的煎熬。

所有的人都是向好的。可是,一旦这个人做了一个坏的决策,那么 他将面临一个选择:

  • 承认错误,而后努力改正错误;
  • 不承认错误,而后把那个错误“合理化”(Rationalization)。

“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合理化”,本质上来看是一个自我大脑重塑的过 程。这个过程一旦完成,此人依然是一个内心“向好”的人——这样才能 解释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也确实在家里教孩子做人要人品端正。

如果把这个世界里的人简单地分为“好人”和“坏人”两种,那么,这 种并不清晰的概念会不断地影响未来的决策,当然肯定会被这种可能的 错误决策(或者干脆称为“幻觉导致的行动”)所拖累。所以,我得感谢 这一年中我遇到的这些人,他们的存在,最终的结果就是“李笑来又进 化了”。

如果不是如此升级过自己的“操作系统”,我是完全没办法理解B君 的行为的。B君,四处把李笑来描绘成“黑心投资人”,可永远回避几个 显而易见的事实:

  • 在李笑来的帮助下,B君在大陆靠开培训班赚到了在台湾好多年 都没有赚到的钱;
  • 这个培训公司,李笑来投资的,但从来没有要求过分红(事实 上到现在也没分红过),甚至主动要求把股份比例从40%降到 30%,告诉B君“我无所谓,我希望你努力多赚一点”;
  • 后来的OTCBTC,绝大多数初期用户,都来自李笑来的社群;
  • OTCBTC这个项目上,到今天为止,B君没有给李笑来任何投资 回报,甚至连最初的投资款都没有归还……

要是想骂李笑来是个“黑心投资人”,那么起码在赚到钱之后把投资 款还掉之后再骂好不好呢?

在自我升级之后,我开始明白B君的思考路径了:在赚到了巨额可 能的利润和估值之后,B君突然发现当初定下的40%实在是太多了,所 以,B君不想跟早期投资人分享,不再想履行之前约定的义务。这是唯 一的核心理由,也是B君后来的实际行动——然而,B君必须合理化这 个决定和行动。在合理化完成之后,B君的内心还是完整地向上的,比 如,依然很勤奋,依然很努力,依然不断地说服他人也告诉自己,自己 是善良公平正义的……只不过,留下了一个后遗症:

  • 这个决策和行动既然已经被合理化,那么下一次遇到同样的情 况,B君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同样的决策和行动。
  • 在下一次遇到稍微更过分的情况的时候,B君做出错误决策的成 本更低,冲动更高……

所以,看着B君不断合理化自己的行为,在“成为一个更坏的人”的 路上那么努力,坦白讲,不可能恨B君,只是觉得B君挺可怜的——只 不过是这个世界里又一个可怜人而已。

有记者问我,提到B君以及另外几个人:

你恨他们吗?

我的回答也一样:

不恨。真的不恨。首先没空,其次真的觉得他们挺可怜的,因为 只要开始坏掉,就根本回不来了……

而且,如果我不能理解这种“正常现象”的存在,我的世界就黑暗 了。

我也可能就会把偷录谈话,事后又泄露出去的那对夫妇理解成“坏 蛋”——五个月前偷偷录音,五个月后,暗中交给别有用心的人,然后 制造李笑来的负面形象……

可实际上呢?实际上更可能是这样:

  • 他们在跟我谈话的时候,多少还是把李笑来当作老师一样的人 物,认为李笑来的思考是有价值的,所以偷偷录下来;若是他 们当场征求同意的话,要么被拒绝,要么李笑来同意了之后, 五个月后大家听到的是“洁版”——不会有那么多脏话,批评谁的 时候也不会指名道姓……
  • 估计是后来他们把这个录音分享给了身边的朋友或者同事,再 然后,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了,然后用了最狠的手段“整”李笑 来:
  • 通篇断章取义;
  • 甚至不惜编造言论(李笑来不用“韭菜”这个概念,却用那样惊悚 的标题);
  • 花钱找主流媒体的新浪微博账号转发;
  • 在很多微信群、电报群里雇佣水军制造更惊悚的话题;
  • 组织很多“举报群”,煽动情绪,承诺“跟我说,我帮你们找政 府”;
  • 组织很多人给相关部门领导匿名电话举报——举报材料是他们 编造出来的“录音爆料”;
  • 找到律师说,“花多少钱都要把李笑来搞进去”……

所以,他们俩其实不是罪人,但是,也挺可怜的——从此之后,还 有谁愿意,还有谁敢对他们坦诚相待呢?

有人向我推销防窃听工具,有人向我推荐“更厉害的黑公关专业团 队”……我都拒绝了。我不想因为遇到他们那样的人,就变成他们那 样,一点都不想。

我希望我还是原来那个样子。

更进一步,我不想变坏,哪怕一点点。

面对那样的人,我也不想使用“他们的手法”“他们的手段”,以暴制 暴什么的……因为那样的话,即便是赢了,也是输,并且输得更惨,因 为你被他们改变了——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惨的呢?

准确地讲,连“我想做个好人”都高抬我自己了,我真正想做到的, 不过是:

我一点都不想变坏。

如何不变坏?很简单啊,已经说清楚了啊!

若是不小心做错了事,一定要改正,绝对不尝试去做任何形式 的“合理化”。

人变傻的机理也一样,完全一样。只不过是因为做了个愚蠢的决 定,只不过是没有努力去纠正思考,只不过是不由自主地“合理化”自己 之前的愚蠢……于是,人就开始变傻了,在变傻的路上越走越远。前面 讨论过的所有“韭菜”思维,都是清楚的例子和说明。

所以,不想变傻,就必须做一件事情:

做一次傻事没关系,但,一旦发现自己很傻,就要马上纠正,绝 对不能对自己的傻×行为进行合理化,否则,就只能在变傻的路上 越走越远……最可怕的是,傻×绝对不孤独,因为他们天然人口比 例更高,共识更强烈,所以,若是你自己不足够警惕,那么你一 定会变成一个感觉幸福实则痛苦的傻×——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所以,到最后,所有智者都是完全一样的,没有区别,他们的看法 一致:

如果经过一段时间之后,你竟然不觉得过去的你很傻×,那表明你 已经彻底变成了无可救药的傻×……

看看桥水的达里奥是怎么说的吧:

痛苦+反思=进步

经过这番思考,从那之后,我对人的评价措辞开始发生了变 化。“不坏”,是对人品最高的评价;同样,“不傻”是对智商最高的评价 ——应了那个句式:好人千篇一律,坏人千奇百怪;聪明人千篇一律, 傻瓜五彩缤纷。

注:有一篇《科学美国人》杂志上的文章,建议认真读一下。The Dark Core of Personality,顺便学一个概念,“D-Factor”,网址是: https://blogs.scientificamerican.com/beatuiful-minds/the-dark-core-ofpersonality/

本文转载自作者:李笑来,原文链接:《韭菜的自我修养》欢迎阅读正版书籍:www.amazon.cn/dp/B07H2CHL7T/ref=cngwdyfloorv2_recs_0。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仅作学习交流使用。如若转载,请联系原出处。如内容、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处理。

联系我们

邮箱:readblocks@163.com